笔趣阁

登陆 注册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三国小霸王 > 第2506章 马谡

第2506章 马谡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话一出口,辛评就后悔了。
  我为什么要说也?
  秦宓紧紧地闭上嘴巴,一言不发。他们之所以如此不受待见,就是因为蒋干没有得到应有的礼遇。而蒋干之所以没有得到应有的礼遇,是因为他直言无忌。我不是来谈判的,我就是来下战书的。
  既然如此,那此次出使除了下战书表示应战,维持基本的尊严,还有谈判的机会吗?
  “走吧,我请你喝酒。”辛评说道,想想,又添了一句。“顺便打听些消息。”
  秦宓默默地跟了上去。
  出了衙城,顺着宽敞的大街向前走,没多远就看到了那家酒肆。与衙城里全是杀气腾腾的士卒不同,大街上以百姓为主,口音混杂,服饰也差异甚大,有穿丝帛的,有穿布衣的,有穿儒衫的,有穿短打的,各不相碍。偶尔能看几个挎刀带剑的,却不是军中将士,而是十七八岁的少年,有男有女,一个个高声大气的说着话,招摇过市。
  “这荆楚还真是民风剽悍啊,女子也佩刀。”秦宓看着身边一个佩刀的女子走过去,忍不住撇了撇嘴。
  “那也不能和蜀中女子相比,坦胸露乳,比蛮夷还要野。”辛评顺口说道。
  秦宓顿时阴了脸。辛评所说倒也是事实,益州虽说是大州,汉夷混杂的情况却比荆州明显得多,百姓多染夷风,男女大防的观念很淡,即使是成都这样的大城,也难免出现衣衫不整就抛头露面的女子。若是平时,辛评说也就说了,此刻未免有些不合时宜。
  这些汝颍人,从心底里就看不起我们益州人。这辛评尤其如此,他只怕已经将自己当成了吴臣。
  辛评越发后悔。今天情绪不对,接连说错话。
  两人都觉得尴尬,没有再说一句话,装出一副用心观察襄阳民生的样子,不紧不慢地向前走。来到辛评所说的蔡家酒楼,两人才停住脚步,互相看了一眼。
  有酒保迎了上来,热情的招呼。“二位客官,里面请。我家的蔡家酿是荆州最好的酒,陛下来了都要尝一尝的。今天你们来得特别巧,比往日多了三五石,错过这个机会,就未必喝着到了。”
  辛评不解,一边往里走一边说道:“这酒脱销了么,才多了三五石就来得巧?”
  酒保一听辛评的口音,又添了三分热情。“客官是豫州人?”
  “颍川,阳翟。”
  “哦,那可是好地方。客官这是游学归来?”
  辛评转头打量了酒保两眼。“何出此言?或许我正准备外出游学呢。”
  “不会。”酒保笑眯眯地说道:“若客官是从颍川来,如何不知道陛下亲征。陛下从汝阳而来,经过颍川,眼下已经到了南阳,很快就要到襄阳来。为了迎驾,各家的好酒都收了起来,不往外卖了。蔡家酒坊规模最大,有责任稳定市场,这才每天拿出十石二十石的出售。”
  辛评吃了一惊。“吴帝……陛下到南阳了?”
  “是啊。”酒保眉开眼笑,引着辛评等人穿过热闹的大堂,上了二楼,有两个年轻俊俏的女子迎了上来,问了情况,将辛评和秦宓引到一个雅间坐下,几个侍从则在雅间外的走廊上就座,既能饮酒,又方便听从辛评等人的吩咐。隔着栏杆,还能将大堂里的情况尽收眼底,随时应变。
  辛评稍一打听,便知道了孙策的大致行程。他们在夷陵等候的时候,孙策已经到了南阳,在南阳讲武堂开讲,并且由十三岁的长子孙捷做了一个演讲。
  孙捷是尹夫人所生,是南阳讲武堂第一任祭酒尹端的外曾孙。他登堂开讲,讲武堂的师生自然要给面子,不少已经毕业,在军中任职的讲武堂毕业生听到这个消息后,格外的兴奋。
  这是陛下对荆州战区的重视啊。
  谁说陛下对黄汉升将军的战绩不满?
  可想而知,这个消息传到前线,会对黄忠部下的士气产生什么样的影响。
  就在辛评、秦宓为此苦笑时,他们又听到一个消息:曹昂被困凤凰岭,插翅难飞,不降就死。
  两人大惊失色。曹操的妻妾儿女都在吴国,只有曹昂一人在益州,如果曹昂被俘或者战死,曹操就没有了嗣子,对军心士气的打击将是致命的。
  谁会相信曹操一个年近半百却没有继承人的人,会为了益州人和孙策拼命?
  一时间,甘冽的蔡家酿都没了滋味。
  蔡家酒楼食宿两用,前面喝酒,后面住宿,条件很不错,就是价格咬手。辛评、秦宓没有免费的驿舍可住,又不熟悉襄阳的情况,大晚上的跑出去也未必能找到合适的地方,就在蔡家酒楼住下了。
  安排好了住处,蔡家酒楼的客人却还没散,有些吵闹,辛评、秦宓也睡不着,索性上街去转转,看到一个书肆,不仅有书可卖,还有清茶供应,便信步走了进去,在书架间徜徉起来。
  比起热闹的酒楼,书肆清静了很多,即使有人交谈,也是轻声细语,尽量不打扰别人。书架上摆满了书,有新有旧,以诗文为主,间或有一些海外奇闻异录之类的消闲书籍。秦宓是个书痴,看到这么多书,所有的烦心事暂时都抛在了一边,沉浸在书籍中去了。
  辛评却没有看书的心思,挟了两本书,到一旁的茶座上,点了一壶茶,和对面的一个正在看书的少年搭讪起来。少年听他是颍川口音,很是客气。
  两人互道了姓名。少年姓马名谡,字幼常,是宜城人。辛评一报姓名,他就笑了。
  “家兄马良,是关督身边的书佐,眉间有白毫的那个,今天下午见过祭酒。”
  马谡一说,辛评也想了起来。当时关羽身边是站了几个年轻人,其中一人眉间有白毫,他还特地多看了两眼。不过那年轻人穿了一身甲胄,脸色也有些黑,他还以为是个亲卫,没想到却是个书佐。
  当然,看马谡说话的语气神态,马良应该不止是个书佐这么简单,身份应该更高些。如果能通过这个关系,让关羽承认他们的使者身份,不仅能够得到免费食宿,将来见孙策也方便些。眼下这个情况,他们能否顺利见到孙策都是个问题。
  辛评存了心思,便多了几分热情,问起马谡学业。
  马谡说,他在襄阳学院读了几年书,即将毕业,准备再去讲武堂进修三年,将来从军。
  辛评注意到,马谡正在看的书是《尉缭子》,他刚才好像也看到了,却没注意。这样的兵书他早就读过,其实没什么新意。
  “这么说,足下亦知益州难平?”
  马谡微怔,随即笑了起来。“我打算去安西都督府,或者安南都督府。”
  辛评老脸微红,佯作不知,转而问道:“据我所知,荆襄人大多在黄汉升、周公瑾麾下吧,安北都督府也有庞士元,为何足下偏偏选择了安西和安南?”
  “正因为如此,我才要去安西、安南。”马谡为辛评倒了一点茶。
  辛评一想,也明白了马谡的意思,不由得对马谡多看了一眼。他想和马谡套近乎,马谡何尝没有同样的心思。虽说安西大都督是鲁肃,可是向西的还有一个左都护孙尚香呢,他的弟弟辛毗是前军师,现在正在左都护府参谋军事,马谡将来难免会打交道。
  而他,虽说现在还是蜀国军师祭酒,但离成为吴臣不过是一步之遥。只要他愿意,随时都可以,区别只在于官职高低而已,性命是无忧的。
 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,大战在即,他一个军谋祭酒却被委以使者之任,脱离了战场,本身就说明蜀王曹操对他的军事能力不太认可,借这个机会调离中枢。
  此时不降,更待何时?
  辛评心绪渐乱,却不想被马谡看出破绽,转而说起了西域。“西域万里,据说皆是不毛之地,能有什么机会?”
  “西域有良马,有美玉,再远些还有希腊、大秦,机会很多啊。眼下的玉门督是故汉陈王,当初陛下委任他为玉门督,就是给刘氏一个重新立国的机会。小小玉门,岂能立国,至少要往葱岭以西千里。我估摸着,没有三五十年,西域是太平不了的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