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登陆 注册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> 第二百一十九章 谁还没骂过玉帝?

第二百一十九章 谁还没骂过玉帝?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  李长寿起身对敖乙传声叮嘱了几句,敖乙特意为这桌上的每位天将挨个敬了一杯。
  看敖乙喝的耳根泛红,李长寿笑道:
  “二教主,今日是你大喜的日子,可不能只顾着自己喝酒,怠慢了佳人。”
  敖乙那张少年面容更红润了些,支支吾吾两句,又在李长寿那似笑非笑的表情下败下阵来,拉着姜思儿去了侧旁。
  看着这对龙族新人,李长寿心底也是有些感慨。
  其实,生灵怎么活着,都是活着。
  像敖乙这般龙二代,有得天独厚之处,背上也有莫大的责任;
  如姜思儿这般的鲛人族小公主,在背后势力的庇护下无忧无虑的生长到今日,今后也要面对未知的命途。
  李长寿也不知该如何言说,觉得自己还是挺走运的,被师父捡回了度仙门。
  靠着度仙门的人教道承背景,自己也有了在洪荒安身立命的先决条件,其实已比大部分生灵幸运了许多。
  浑浑噩噩却无忧无虑地过一生,还是明明白白、思前想后地过一生,都各有各的好处,这个无法去分个高低上下。
  李长寿给自己斟了一杯酒,看着酒中倒影的这张其实有些陌生的面孔……
  ‘今天这是怎么了?这么多人生感慨。’
  大抵,也是见到敖乙成婚,见到生灵涂炭,略微有些不适。
  仰首将杯中酒一饮而尽。
  这杯,敬自己,感谢自己能在这般凶险的洪荒一路活到了现在。
  清酒入喉,打起精神,继续处理后续之事。
  这次打退了西方教,还要确保西方教继续打压龙族,这才是重中之重,也是难中之难。
  脑壳,甚疼。
  ……
  大婚之后便是大宴,预计龙宫流水席要持续一个月以上。
  这时谁要先走,谁就是跟龙族关系生疏;
  大多数宾客都知龙族规矩,来之前就已明白,要在此地最少呆一两个月。
  大家都是炼气士,谁还能喝到酒精中毒不成?
  呃,莫名想到了小师叔……
  李长寿稍微计算了下,龙宫这一场婚宴的花销,暗自咋舌。
  自己果然是小穷峰出身,面对洪荒龙大户,真的不该心慈手软……
  一边在此地与玉帝化身同宴,一边将自己散布在东海与南海的纸道人军团,藏的更隐蔽了些。
  今日没用上,不代表后面用不上;
  下次若是再遇到这种危情,自己倒是不必多派纸道人过来了,准备工作就会轻松许多。
  大事稍安,李长寿也分心关注了下,穷凶极恶小师祖与忘情上人的感情进展;
  结果,还是老样子,两人虽已是各自明了心意,但就是不踏出那半步……
  完全没有‘不经意间’就迸发出什么火花的冲动。
  【心火烧黄牌警告】,一次。
  李长寿也不明白,如果像他这般,两百多岁的半老腊肉,稍微纯情一点也是可以理解的;
  这两个都几千上万岁的人了,扭捏个什么劲!
  不过话说回来,如果是按身段论,师祖她老人家的少女心,倒是完全可以理解。
  敖乙大婚的第六日,赵公明与黄龙真人结伴来了安水城海神庙。
  李长寿早已恭候多时,用老神仙形象与两位相见,请两位大佬入内喝茶。
  刚入座,黄龙真人就问:“海神道友,当日没人去扰袭海眼呀?”
  一旁赵公明笑道:“这是海神老弟担心,所以做了布置,有备无患罢了。”
  “确实,”黄龙真人叹了口气,“当时听海神老弟一说,有人去东海海眼捣乱,当真是把贫道吓出一身冷汗。
  海眼若开,又是生灵涂炭,数不清多少龙族要填入其中。”
  李长寿道:“前辈不必告诉我海眼真正之所在,但,还请告诉我一声,海眼处的龙族守备,可否保证无患?”
  “可,”黄龙道,“那四处海眼,有远古存留至今的四大龙将镇守,龙族绝不会怠慢此处。”
  “如此就好,”李长寿缓缓点头,笑道:“确实是我多虑了。”
  他并未言说那六翅金蝉之事,毕竟说了也没什么用;
  像文净道人、六翅金蝉这种凶人,若非这般时刻,根本不会在洪荒走动。
  文净道人被搞心态那次,纯粹是凑巧被碰到了。
  赵公明缓缓叹了口气,言道:“此前,我跟黄龙师兄在南海和东海逛了逛,这次劫难,死伤生灵当真不少。”
  “不错,”黄龙真人面露不忍之色,“龙族何时才能安生。
  海神道友,贫道此次前来,是想问一问,龙族上天之事,此时如何了?”
  “已完成了大概三成,”李长寿正色道,“晚辈也不敢多隐瞒,公明前辈出手阻拦那西方六人时,我家大法师也在附近。
  天庭相助龙族退敌,龙族此时对天庭已有了初步的好感。
  接下来如何发展,还要看龙族是否面临困境,是否会对天庭主动求援。”
  黄龙真人缓缓点头,皱眉思索,也明白李长寿话中的意思。
  人教是站在天庭这边收服龙族,并非是单纯为了龙族考虑;但就是这般,黄龙真人看李长寿这具老神仙纸道人的目光,也略带感激。
  “多谢道友搭救龙族。”
  “前辈莫要如此客气。”
  “就是!”赵公明在旁震了震衣袖,“三教一家亲!
  那个,海神老弟,这次在东海出手,我可是全按你所说的在办,这事若是今后我二……咳,有人追究起来,你可要帮我解释一二。”
  “自然,”李长寿笑道,“此次多亏了前辈,才可破掉对方算计。
  前辈往那一躺,当真,绝了!”
  “是吗?哈哈,哈哈哈!”
  赵公明顿时端起架子,扶须大笑两声,“小术矣,何足挂齿!
  对了,玄都师兄在旁所见,可是说什么了?”
  李长寿道:“大法师说最多的,就是一个妙字。”
  “哎,此妙法都是出自海神老弟你手中,怎能归功……嗯?”
  赵公明话语一顿,突然抬头看向屋顶,双眼略微一眯,一抹道韵自他身上掠起。。
  “大胆,竟敢窥探此地!”
  言罢屈指一弹,一抹青色光华一闪而没,将高空中的那只血蚊直接……戳爆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