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登陆 注册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> 第一百七十九章 最怕陌生人突然关心

第一百七十九章 最怕陌生人突然关心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有道是,魔高一尺,道高……一尺二。
  
  经过一番蚊争寿斗、勾心斗角,趁文净道人道心不稳,李长寿虚虚实实套路了她一番,将她引到俗世中。
  
  这文净道人算是洪荒狠人排行榜在榜的大神通者,此刻却完全看不透眼前这个白发苍苍老神仙。
  
  普通推算毫无结果,若是强行推演,就可得……
  
  太极图警告。
  
  于是,文静道人更坐实了心底原本的想法——眼前这人应是人教隐藏的高手!
  
  此前人教大法师就为海神教站过台,自那之后,文净道人便对南海海神教敬而远之。
  
  只是文净道人没想到,这个南海海神,竟也是人教中的要害人物……
  
  今日主动安排算计于她,更是居心叵测,深藏不漏。
  
  最起码,能借赵公明与琼霄之手,此人的跟脚,怕是在人教之中仅次于……那个男人。
  
  半个时辰后,南赡部洲西南部,安水城东北方向六千里的一座大城中。
  
  这里有海神教的一座神庙正兴建,街上到处都是宣扬海神教教义的‘信使’。
  
  李长寿并不是随便选的此地,而是用神像搜查各处,仔细考量,慎重地选择了此处,作为忽悠蚊子的最佳场所。
  
  此时,两人一前一后在俗世街路上走着。
  
  文净道人施展神通,遮掩了她与李长寿这具纸道人的气息,跟在前方这白胡子老神仙的三尺之外,心底不断思索自救之道。
  
  被人得知了跟脚,对她而言,便是被捏住了要害。
  
  还是能置她于死地的要害。
  
  而李长寿此时也在思索……
  
  他接下来到底是该用‘走心’的套路,还是该用‘走利’的路数。
  
 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,走肾是不可能走肾的,他对跨越种族障碍没什么兴趣。
  
  根据稳教巨著《套路论》的核心论点,要忽悠这般高手,需先稳住自己高深莫测的形象,从细节之处着手,将她带入自己的节奏之中,再讲些空、虚、大的话语,让她产生丰富联想。
  
  说着容易,做起来却难度颇大。
  
  突听得,一旁街角传来噹噹噹的锣鼓梆子声,不少凡人聚在那里,里面传来一阵海神教的宣传……梆子调。
  
  噹、噹,噹噹……
  
  “各位爷,你站下,咱们说说心里话。
  
  众乡亲,都站下,咱们随便拉一拉。
  
  这海神他护全家,出海上山不用怕。
  
  东街难出嫁的小娘子,西城打光棍的好壮士;
  
  小娘子、好壮士,小娘子哎好壮士!
  
  前天拜了咱海神,昨个已经把那聘礼拿……”
  
  李长寿含笑听了一阵,侧旁的文净道人却是略微皱眉,但也凝视着这些愚昧且弱小的凡人。
  
  此人让她听这些,必有深意……
  
  片刻后,李长寿道:“走吧。”
  
  文净道人缓缓点头,心底疑惑更甚,却是并未给李长寿什么脸色。
  
  街上各处都没有视线投来,文净道人的神通也是颇为不凡。
  
  而这种几乎大能人手必备的‘削减存在感’法门,李长寿就……很羡慕。
  
  “道友,”李长寿端着拂尘,笑着做了个请的手势,示意文净道人与他并肩同行。
  
  李长寿心底暗道,若她发难,自己便将这化身直接扬掉。
  
  文净道人心底也道,她虽是血海凶魔出身,却也不是谁都能轻辱的,若对方发难,大不了便是鱼死网破。
  
  就听,李长寿缓缓开口……
  
  “道友觉得,我这海神教如何?”
  
  文净道人略微皱眉,言道:“尊驾何不快人快语。”
  
  “有些事,说的快了反而不美。
  
  你我本是对手,如今却在俗世街道散步,这不也是妙事一件?”
  
  李长寿笑道,“虽然道友几次针对于我,但此刻对道友,贫道并无太大恶意。
  
  若非道友这次差点坏了我的大事,我也不至于将道友逼迫到这般地步。
  
  道友且看,此地红尘烦扰,凡人寿百岁,历经生老病死,却是这天地之间的主角,得他们供奉,便可得香火功德。
  
  道友觉得,这是为何?”
  
  文净道人嘴角一撇,并不回答。
  
  李长寿笑了笑,立刻变化思路。
  
  “洪荒之中,知道友跟脚者寥寥无几,道友就不好奇,我是从何处得知?”
  
  “哦?”文净道人犹自不肯死心,问道,“那你倒是说说,我跟脚到底如何。”
  
  却是连‘贫道’、‘道友’这般称谓都懒的用了。
  
  李长寿笑道:“道友还请多加几层隔绝结界,我可当真要说了。”
  
  “哼,”文净道人冷哼一声,却是真的抬手在周遭布置了两层道韵。
  
  正此时,李长寿身周涌出一抹玄妙的道韵;
  
  文净道人亲眼看到,有一只小巧的太极图在李长寿背后轻轻闪烁,随之消失不见。
  
  她心底对李长寿的身份,再无半分怀疑……
  
  正此时,李长寿悠然道:“道友是从幽冥地底而来,本体为鸿蒙凶兽血翅黑蚊一族首领,当前为不可言说之两位老爷做事。
  
  此时正在做的,是谋划吞并龙族之事。
  
  可有半点错漏?”
  
  文净道人面色有些发白,已没了挣扎的念头,又本能的泛起了疯狂的杀意,目光不断变幻,气息时而变得无比阴冷。
  
  李长寿轻飘飘地道了句:“人族有句俗语叫做,人在做,天在看。”
  
  文净道人瞬间惊醒,轻轻一叹,露出几分妩媚的微笑,柔声道:
  
  “道友既将我查的如此清楚,又布置了这般算计,却又不打杀了我,想必是对我有所图。
  
  道友尽管开口,只要不露我跟脚,我凡事依你就是。”
  
  “道友……”
  
  李长寿沉吟两声,突然问:“你不累吗?”
  
  第一招,《走心》。
  
  文净道人明显一怔;
  
  李长寿叹道:“人有玲珑心,故有千百张面孔,其他生灵亦复如是。
  
  你看这街路之上,凡人为生存而奔波,为衣食而烦恼,不得不摆出一张张虚伪的面孔,让旁人看不透自己的心底。
  
  咱们是俗世之外的修行之人,寿元漫漫,却又何尝不是如此?
  
  道友,你这般,累吗?”
  
  文净道人闻言,笑意收敛大半,注视着这繁华街路上的凡人。
  
  李长寿继续向前,文净道人也下意识跟上,凤目之中流露着几分思索,却又被勾出了些许疲累之感。
  
  她低声道:“不过生存二字。”
  
  李长寿笑了笑,此刻刚好路过一家花楼。
  
  只见这花楼门前红柱上挂着一只木牌,上面赫然写着:
  
  【信海神者只需七成花酒钱】
  
  啧,海神教的宣传工作,果然给力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