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登陆 注册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兴汉室 > 第五百三十五章 使君一何

第五百三十五章 使君一何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“日出东南隅,照我秦氏楼。秦氏有好女,自名为罗敷。”————————【乐府诗集·陌上桑】
  “不论如何,那也是平准、均输、太仓三令该忙乱的事,明公只需坐中调度,安享其功罢了。”胡邈笑着说道。
  董承轻笑了一声,坐到最高的位置就是这点好处,无论底下的人做什么,有了好事,终究会有自己的一份,而自己并不需要亲力亲为的劳碌。谁让自己是总掌中枢,综理事务的人呢?
  这时的秋日仍然厉害,安车既有帷帐、又有车壁,完全透不了风,董承觉得车内闷热,抬手让胡邈掀开了两旁的帘子。
  车子正好行在东市,外间热闹嘈杂,不仅混合着许多种难闻的气味,更行走着许多丑陋肮脏、不爱梳洗打扮的黎庶。董承本来是不想往外间张望的,他正要催促车夫赶紧走过去,却听前方一阵喧哗,热闹拥挤的东市人群,竟有人伫步街头不走。
  胡邈正在卷起车帘,眼睛往外瞥了一眼,忽然‘咦’了一声。
  他尚未仔细端详,身子突然被人拨至一旁,董承倾身上前,趴在车窗往外看去。
  此时日头才过正午,青空之上稀疏挂着几片云彩,在秋日金黄的的阳光下,一名女子身形窈窕,头上挽着一只堕马髻,微微倾向一侧,大有飞瀑流落之势,除了其上的一根玉簪、双耳坠着的珠珰以外,再无其他饰物。
  这女子清丽淡雅,穿着一身浅青色连衣长裙,外披一件紫色罗绮上襦,纤细的手臂上挂着一只竹篮,正几步一停的拣选着担夫农妇从城外挑来的蔬果。她从袖口裸露出的一节手臂白皙柔弱,像是一节新藕,阳光照在她的皮肤上,散发着淡淡柔光。这女子背对着董承等人的车马,行动之间恍若弱柳扶风,光是那动人的背影、与前方行人的反应,董承几可断定其貌非俗。
  “诶——!”
  眼见她越走越远,有个商贩模样的人忽然叫了一声。
  那商贩才来长安不久,刚喊了一声,旁边的本地友人赶紧将他扯到一边,小声说道:“你看看就行了,可千万别招惹!得罪了她夫君,你这辈子都别想到长安行商了!”
  商贩见他说的严肃,心里正悔,这时那女子却是听见有人叫她,蓦然回了下头。
  仅露出的半张侧脸果然清新妩丽,媚艳天成,这样柔弱美丽的女子,本该被人珍而重之地藏在金屋里,哪里舍得放出来供人观瞻?
  跪坐车中的董承忽然跪立而起,他忽然明白了何谓‘惊艳’。
  “庆童!”眼见那女子挑好了菜蔬,董承急叫道。
  坐在车辕上的车夫立即跳到地上,几步走到车窗边,恭敬的抱拳行礼。
  这相貌俊秀的车夫正是秦庆童,本来只是董承门下苍头,机缘巧合,被董承看中,纳为亲随车夫。
  胡邈像是才注意到这个车夫似得,忍不住朝对方俊秀的脸看了几眼。
  董承也是多往秦庆童脸上端详稍许,目光倏忽闪过,然后摇头叹了口气,说道:“快去前面打听,她是谁家女?”
  秦庆童话不多说,单只答了一个“喏”,便疾步往街那头跑去。
  车旁的行人看到这幅动静,又瞅瞅董承所乘车马华贵奢侈,心里皆是不约而同的叹息道:‘他家怕是要遭难了。’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